优德88官方网站: 优德w88官方网

《三国之北境之王》正文 第348章 翻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典韦带着三千骑兵,跟着眭固到上党平叛去了。*随*梦*小*说 WwW.suimeng.lā而韩湛、郭嘉则在花虎所率的郡国兵的护送下,返回了涉国县。

    谁知刚进城门,街边忽然冲出了一个男子,噗通一声跪在了街道中心,高声喊道:“府君,冤枉啊!伸冤!”

    看到突然出现的男子,顿时把韩湛身边的罗布吓坏了,他连忙高喊一声:“保护主公!”随后驱马向前,挡在了韩湛的面前,免得他遭到男子的暗算。

    “罗布,退下!”韩湛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拦路告状的人,连忙喝退了罗布后,催马上前,居高临下地问跪在地上的男子:“你有何冤情,但说无妨!”

    男子跪在地上,带着哭腔大声地说道:“府君,小的兄弟被人陷害,如今陷在大牢之中,不日就被开刀问斩,请府君伸冤啊!”

    “程不二,”跟在后面的花虎,听到有人当街拦路喊冤,顿时脸色变得铁青。等他上前看清楚喊冤的人之后,用手指着对方,怒气冲冲地说:“你兄弟程小三杀害村民王小七一案,证据确凿,罪犯也供认不讳,何冤之有?”

    “不是的,县令大人,小的兄弟是被屈打成招的。”跪在地上的程不二大声地说:“他的口供做不得数。”

    花虎听到程不二这么说,立即用手指着对方,喝令身边的郡国兵:“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将这个失心疯推开,别让挡住主公的去路。”

    “且慢。”看到两名郡国兵越众而出,一左一右架住了程不二,就打算将他拖走时,韩湛开口说道:“将他带回县衙,待本侯细细审问。”

    回县衙的路上,花虎深怕韩湛审出什么令自己下不了台的内情,连忙凑近他的身边说道:“主公,此人就是一个疯子。他弟弟杀人铁证如山,不管怎么狡辩,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花县令!”韩湛不等对方说完,便打断了他后面的话,笑着对他说:“既然你也说此案是铁证如山,那么本侯不管怎么审,都没有为程小三翻案的可能。你又何必如此心惊胆战呢?”

    听到韩湛这么说,花虎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乖乖地跟在韩湛的身后,朝县衙而去。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在盘算,等韩湛审完案子之后,是否派人将程不二处理掉,免得他一天到晚没事就到处去喊冤。

    回到县衙,韩湛在大堂的正中就坐,花虎坐在他的下首,衙役分列两旁。看到审案的架势已经摆足了,韩湛扭头冲站在身后的罗布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升堂了。心领神会的罗布立即告诉喊道:“升堂!”

    “威武!”

    “带程不二!”

    罗布的话音刚落,就有两名衙役带着程不二从堂外走进来,让他在堂中跪下后,两名衙役重新归队。

    “程不二,”韩湛审案前,原本想拍一下惊堂木,谁知发现面前的桌案上,居然没有这种东西,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他的脑子里暗喜:也不知惊堂木是哪个朝代才出现的,改天我先做两个出来。“你说你兄弟被屈打成招,不知可有证据啊?”

    “府君!”程不二抬头望着韩湛说道:“若是您要证据的话,只需将小的兄弟带到这里来,一看便知。”

    韩湛听程不二这么说,心里明白花虎对犯人用刑一事肯定是真的。不过此刻他没有兴趣在这些小问题上纠结,而是开口问道:“程不二,你说你兄弟是冤枉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看韩湛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涉国令,其实他根本没有多少审案的经验,当时的很多事情都是交给了荀彧处理的。此刻独立审案,他问出的问题,就显得没有什么营养。

    程不二迟疑了片刻,随后说道:“五日之前,小的兄弟出门和同村的王小七一同去除草,谁知刚过午时,里正就来寻我,说小的兄弟杀了人。小的慌乱之下,连忙跟着里正赶往案发现场,见小的弟弟正坐在田埂之上,而他的旁边就躺着王小七的尸首……”

    “启禀主公。”等程不二说完整个案情后,花虎拱手对韩湛说道:“属下赶到现场时,看到躺在地上的王小七,已经身首异处。而附近除了程小三之外,就再也没有旁人,试问,不是程小三杀死的王小七,难道是王小七自己杀死自己的?”

    韩湛听完花虎的讲述后,没有立即表态,而是用手指在面前的桌案上轻轻叩击,脑子里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过了好一阵,他扭头望着花虎说道:“花县令,把程小三带上来,本侯要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花虎听到韩湛的吩咐,不敢怠慢,连忙吩咐自己的一名手下:“你去大牢将程小三押到这里来。”

    过了片刻,衣衫褴褛、遍体鳞伤的程小三带着脚镣、手镣,在两名衙役的押解下,来到了大堂之上。原本跪在地上的程不二,看到自家兄弟的出现,顿时激动了起来:“三弟,三弟,你没事吧。”

    “二哥?!”被衙役押着上堂的程小三,原以为自己又是被押来过堂的,却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自己的二哥。他立即展开了手臂,迎向了扑过来的程不二。

    看着兄弟二人在大堂之上相拥而泣,花虎有些不耐烦了,他不顾韩湛就坐在一旁,吩咐自己的手下:“快点把他们二人分开!”

    韩湛等衙役将两兄弟分开后,问跪在自己面前的程小三:“程小三,本侯问你。你是如何杀死同村的王小七?”

    程小三根本不认识韩湛,听到他这么问的时候,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向程不二投去了求助的目光。程不二和他兄弟的目光相对之后,连忙说道:“这位是韩府君,你有什么冤屈,尽管对他说,他一定会为你伸冤的。”

    得知面前的人就是当今的冀州牧,程小三连忙拜倒在地,口中说道:“府君,伸冤啊,小的冤枉!小的没有杀死王小七。”

    看到程小三如此激动,韩湛却面无表情地说:“程小三,你把当时的经过一五一十地给本侯说说。这样本侯才能判断,你是否蒙冤受屈。”

    程小三向韩湛磕了一个头后,开始讲述当时发生的故事:“数日前,小的与好友王小七到田间除草。在返回的途中,王小七忽然说草丛中有蛇,等小的四处查看之际,忽然听到有重物倒地的声音,转头一看,发现王小七已经倒在地上,身首异处。府君啊,小的是冤枉的,小的没有杀王小七,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程小三的讲述,让韩湛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未免太离奇了吧。程小三就转个身,一回头,王小七就身首异处地倒在了地上,简直堪称灵异故事了。他转头望向了花虎,想听听他的说法,当初是否也是同样的说辞。

    花虎见韩湛的目光望着自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连忙起身回答说:“启禀主公,当初属下审问程小三时,他也是这番言辞。后来属下见他不肯招供,便动了刑罚,结果他便将杀人的全部经过,一五一十的供认不讳。”

    韩湛想了想,随后问道:“花县令,他杀人的凶器呢?”

    典韦带着三千骑兵,跟着眭固到上党平叛去了。而韩湛、郭嘉则在花虎所率的郡国兵的护送下,返回了涉国县。

    谁知刚进城门,街边忽然冲出了一个男子,噗通一声跪在了街道中心,高声喊道:“府君,冤枉啊!伸冤!”

    看到突然出现的男子,顿时把韩湛身边的罗布吓坏了,他连忙高喊一声:“保护主公!”随后驱马向前,挡在了韩湛的面前,免得他遭到男子的暗算。

    “罗布,退下!”韩湛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后,还是第一次见到拦路告状的人,连忙喝退了罗布后,催马上前,居高临下地问跪在地上的男子:“你有何冤情,但说无妨!”

    男子跪在地上,带着哭腔大声地说道:“府君,小的兄弟被人陷害,如今陷在大牢之中,不日就被开刀问斩,请府君伸冤啊!”

    “程不二,”跟在后面的花虎,听到有人当街拦路喊冤,顿时脸色变得铁青。等他上前看清楚喊冤的人之后,用手指着对方,怒气冲冲地说:“你兄弟程小三杀害村民王小七一案,证据确凿,罪犯也供认不讳,何冤之有?”

    “不是的,县令大人,小的兄弟是被屈打成招的。”跪在地上的程不二大声地说:“他的口供做不得数。”

    花虎听到程不二这么说,立即用手指着对方,喝令身边的郡国兵:“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将这个失心疯推开,别让挡住主公的去路。”

    “且慢。”看到两名郡国兵越众而出,一左一右架住了程不二,就打算将他拖走时,韩湛开口说道:“将他带回县衙,待本侯细细审问。”

    回县衙的路上,花虎深怕韩湛审出什么令自己下不了台的内情,连忙凑近他的身边说道:“主公,此人就是一个疯子。他弟弟杀人铁证如山,不管怎么狡辩,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花县令!”韩湛不等对方说完,便打断了他后面的话,笑着对他说:“既然你也说此案是铁证如山,那么本侯不管怎么审,都没有为程小三翻案的可能。你又何必如此心惊胆战呢?”

    听到韩湛这么说,花虎不敢再说什么,只能乖乖地跟在韩湛的身后,朝县衙而去。与此同时,他的心里在盘算,等韩湛审完案子之后,是否派人将程不二处理掉,免得他一天到晚没事就到处去喊冤。

    回到县衙,韩湛在大堂的正中就坐,花虎坐在他的下首,衙役分列两旁。看到审案的架势已经摆足了,韩湛扭头冲站在身后的罗布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升堂了。心领神会的罗布立即告诉喊道:“升堂!”

    “威武!”

    “带程不二!”

    罗布的话音刚落,就有两名衙役带着程不二从堂外走进来,让他在堂中跪下后,两名衙役重新归队。

    “程不二,”韩湛审案前,原本想拍一下惊堂木,谁知发现面前的桌案上,居然没有这种东西,心里不免有些失望,他的脑子里暗喜:也不知惊堂木是哪个朝代才出现的,改天我先做两个出来。“你说你兄弟被屈打成招,不知可有证据啊?”

    “府君!”程不二抬头望着韩湛说道:“若是您要证据的话,只需将小的兄弟带到这里来,一看便知。”

    韩湛听程不二这么说,心里明白花虎对犯人用刑一事肯定是真的。不过此刻他没有兴趣在这些小问题上纠结,而是开口问道:“程不二,你说你兄弟是冤枉的,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看韩湛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的涉国令,其实他根本没有多少审案的经验,当时的很多事情都是交给了荀彧处理的。此刻独立审案,他问出的问题,就显得没有什么营养。

    程不二迟疑了片刻,随后说道:“五日之前,小的兄弟出门和同村的王小七一同去除草,谁知刚过午时,里正就来寻我,说小的兄弟杀了人。小的慌乱之下,连忙跟着里正赶往案发现场,见小的弟弟正坐在田埂之上,而他的旁边就躺着王小七的尸首……”

    “启禀主公。”等程不二说完整个案情后,花虎拱手对韩湛说道:“属下赶到现场时,看到躺在地上的王小七,已经身首异处。而附近除了程小三之外,就再也没有旁人,试问,不是程小三杀死的王小七,难道是王小七自己杀死自己的?”

    韩湛听完花虎的讲述后,没有立即表态,而是用手指在面前的桌案上轻轻叩击,脑子里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过了好一阵,他扭头望着花虎说道:“花县令,把程小三带上来,本侯要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花虎听到韩湛的吩咐,不敢怠慢,连忙吩咐自己的一名手下:“你去大牢将程小三押到这里来。”
    《三国之北境之王》优德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我们新网址 :www.theshakesmusic.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优德w88官方网

  电子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尧德中及其研究团队在实验中,把100余只大鼠分成不同组做了系列实验,包括让大鼠聆听莫扎特号乐曲,反向莫扎特(通过把莫扎特号的音符以相反序列排列所得);以及播放巴赫的乐曲,反巴赫乐曲,  以此作为对照,保证被聆听的音乐的物理元素是相同的。他还表示要让欧盟更多地倾听民意,贴近民众,民主化的欧盟建设才是欧盟强大的动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